在线注册

点击注册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优盈2在线登录链接:敦煌陷阱厕所:钓鱼宰客磨刀添加时间:2021-02-13 10:32
  

  优盈2在线登录链接,哄抬物价、强买强卖、设局带笼子,欺客宰客,不诚信经营爆发。游客作为弱势方,在上当受骗后,担心自身安全受到威胁,因维权成本过高,大多数“放弃”维权忍气吞声!

  游客是旅游城市的衣食父母,只关心眼前利益而忽略长期利益,靠欺诈敲诈勒索经营最终两败俱伤!

  为什么做这个提醒,难道你不知道这两天有个重大舆情事件——敦煌陷阱厕所事件吗?

  这事呢,说出来挺缺德的——利用公厕为诱饵,吸引过路车辆停车,因为旁边都是松软的沙地,车辆开进去就会陷入沙中。然后就有商家以拖车名义,索要高额费用。

  甘肃敦煌一个地方出现“陷阱厕所”,专坑游客,套路满满,敦煌二十年花的天价旅游宣传经费算是打了水漂了,一次坑游客宰游客事件,多少于事无补!

  敦煌有个经营沙漠越野的地方,公厕前的沙地比较软,车子容易陷进去,经营者就以拖车为由宰客。看那段视频:当自驾男子打算帮忙把这辆陷入细沙中的房车拉出来时,却遭到了旁边人的阻拦。这位气势汹汹的阻拦者一副“此路是我开”的架式,除了威胁“你拉一个试试”,还动手砸车窗,让他别妨碍自己收取“拖车费”。

  钓鱼救援,钓鱼宰客,这事情不仅仅是在敦煌,全国各地其实都有这种现象。外出自驾游,车辆出了点问题,救援企业付出多少劳动,收取多少酬金,并非是个没谱的事。拖车费,远远高出市场价与相关收费标准,不符合公平交易原则,也闯了法律制度的红灯,实际上是换了包装的车匪路霸,黑恶势力。

  “车匪路霸”不是一句成语,它是对在铁路、公路客(货)车上进行盗窃抢劫等活动的犯罪分子的一种泛称。80年代来它在中国一些偏远地区的交通线上出现,并以令人咋舌的速度蔓延。请相信这个事实,已经绝迹了几十年的“蒙面大盗”、“抡棒老二”在中国复出。

  敦煌相关部门要主动出击,加强对车辆救援服务和收费的监督检查,到一线查处违规交警与施救企业,包括这些钓鱼执法的车匪路霸,另一方面要认真受理举报,查处问题,谁触及乱收费高压线,就要严格依法依规处罚。

  惟其如此,地方城市旅游形象才不至于砸掉招牌,法律制度建设才有意义,才能保护司机权益,维护长久旅游消费环境。

  2020年9月15日,据甘肃省敦煌市外宣办官方微博@敦煌发布 ,涉嫌强迫交易犯罪的5名嫌疑人已被抓获,其中两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

  通报称,2019年3月起,犯罪嫌疑人邸某儒(37岁,甘肃敦煌市人,有故意伤害犯罪前科)在距离敦煌市区50多公里的215国道607公里处经营“库姆塔格沙漠越野基地”,修建厕所、蒙古包等设施,雇佣李某等人为员工,经营沙漠越野、滑沙等项目。当路过车辆驶入路边厕所前松软沙地被困后,邸某儒等人借机强行索要拖车费,并阻止他人救援。

  敦煌“陷阱厕所”被网络曝光后,这家公司被停业整治,抓了5个人,视频上的涉事2人被刑拘。

  这些车匪路霸、黑恶势力围猎游客杀鸡取卵,钓鱼式宰客的胆子,是怎么养大的?

  在“黔驴技穷”故事中,老虎就是通过观察毛驴的行动,不断修正对其能力的信念,从开始把驴子“以为神”修正为最后“技止此耳”的信念,并采取此信念下,与驴子博弈的最优策略:“断其喉,尽其肉”。

  如果不规范施救市场竞争,不对权力自肥动手术,不斩断利益链条,物价部门继续不作为,权力脱缰与利益冲动合谋之下,天价拖车费也许真会成为疑难杂症。

  快到国庆小长假了,旅游景点普遍存在酒店旅馆服务、纪念品商店商品质量差,价格高。

  景区和商贩从利益最大化角度出发,有意识地设置坑人宰客花招套路。各旅游城市要搞清楚,你们的旅游吸引物到底是个啥?是坑人宰客?是车匪路霸?外地游客都是砧板上的肉,等你们来杀,来宰?出门花钱找坑,填堵?

  信息不对称、单次博弈、低级垄断,是导致当前中国旅游市场欺客、宰客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

  大家是否还记得,2016年2月14日,春节长假刚刚结束,一则来自江苏常州游客陈先生在哈尔滨吃鱼被宰的消息刷爆了网络。加上此前轰动全国的青岛“天价虾”事件和各地相继发生的天价马、天价蟹、天价鸡、天价毛豆等各种版本的“宰客门”事件,以及央视曝光的云南某旅行社强制收费、辱骂游客事件和其他媒体曝出的昆明、丽江、三亚、成都、贵州、鼓浪屿等地游客被导游打骂侮辱事件。

  一时间,欺客、宰客成为旅游行业新闻里最抢眼的词条,关于欺客、宰客的负面报道不时会见诸各种媒体。

  比如,此前凤凰县城及周边乡镇存在着摩托飞车揽客,景点收费不规范等旅游陷阱等问题,使凤凰旅游软环境已恶化到极点,极大损害了凤凰旅游在人们心中的印象。

  这种现象不单是凤凰独有的,而是在很多旅游景点,特别是古寨村落的开发与保护中普遍存在。酒店、租车、饮食成为一个环环相扣的链条,出租车拉客去指定旅馆或者餐饮,酒店也会介绍出租车或者餐饮给客人,拿取回扣。

  这种现象的存在部分是由于旅游收益分配不均导致。有关部门和景区开发商获得收益的大部分,原著居民和旅游从业人员的人均纯收入并没有得到相应提高。

  再比如,很多乡村原住居民与景区旅游开发公司发生冲突的根源就是景点门票分配不均问题。很多村民不愿意参与到旅游经济建设中来。而对参与到其中的普通居民来说,由于利益分配不均,很难在旅游业产生的经济效益中分到一杯羹,想致富必须使用宰客这样的手段,抬高物价,结成价格联盟,进行杀鸡取卵式的掠夺性开发。

  被曝光的一些比较典型的游客被欺、被宰事件,如果从实际发生的数量看,这仅是当前旅游商业活动中不诚信经营事件数量的冰山一角。由于这些事件,严重违背社会公德和极端扭曲市场机制,一旦发生便会触发公众对社会正义和公平的拷问,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敦煌厕所陷阱事件,当地政府、旅游行业的形象受损,失去了公信力,就是花100个亿在外面打的广告,都不如一次重大旅游负面舆情来的伤害大!

  据敦煌本地媒体报道称,2017年以来,敦煌市财政共投入旅游宣传促销经费1753.49万元,兑现旅游发展奖励资金467.25万元,承办敦煌行·丝绸之路国际旅游节开幕式及系列活动、中国(嘉峪关)国际短片电影展等节会支出1196.2万元。积极制定旅游优惠政策,主动融入大敦煌文化旅游经济圈,打造串联嘉峪关市及周边旅游目的地的重要旅游动力源。

  2019年国庆旅游城市前十分别是兰州、昆明、北京、桂林、丽江、张家界、乌鲁木齐、贵阳、厦门和三亚,其中前往兰州人均花费近4000元。

  伤不起,知道吗?还记得吗,几年前流行一句话——好客山东宰死你!几亿元打造的品牌,就输给了青岛一只大虾!山东好汉要记得瞻仰青岛这家店子——“善德活海鲜烧烤”(真为这个名字感到害羞!!!)。

  山东省着力打造“好客山东”品牌,“好客山东欢迎您”的广告宣传视频。经过几年的努力,“好客山东欢迎您”可以说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四海内外。就在2015年的十一国庆长假,来自青岛市北区“善德海鲜烧烤家常菜”海鲜大排档的一只大虾,却在一夜之间将“好客山东”品牌毁于一旦。

  38元的大虾,变成了1520元?千防万防,防不胜防!没想到还是遇到了宰客!食客想走 ,店家拿来了棍子威胁恐吓。

  以往游客来源的广泛性和流动性,信息不对称,决定了游客之间基本没有机会和条件观察一个城市的旅游负面信息。

  对于不同的旅游者而言,欺客、宰客虽然不是同时进行,但事实上前一个被欺、被宰游客的博弈信息,并没有被传递下来而成为后来游客博弈参照的经验依据,后面来的游客很难通过观察先行动游客的旅游消费行动,获得自己需要的博弈空间策略决策经验,也无法获得应付旅游商家欺诈经营的猫腻套路,无法修正自己对旅游商家欺诈消费的认识和判断。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移动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去之前可以百度搜索下,当地的各种旅游信息,看看好评和差评,看看当地有什么避免的雷区和坑人的地方,如果网评黑信息太多,会考虑放弃,选择别的地方,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很多东西想删干净,估计也很难!

  商家认为,这种交易是“一锤子买卖”,商家并不期望同一个游客会再来第二次。作为一个游客,通常也不会把下一次旅行选在曾经去过的地方。这种期望,会导致商家默认自己与个体游客之间是一锤子买卖,学术上我们管“一锤子买卖”叫单次博弈。

  在单次博弈中,对于旅游商家无论是采用“诚信”或“欺诈”博弈策略,相应地游客都没有机会“报答”或“报复”。这时,旅游商家无需担心自己未来经营受此次博弈产生的信用影响,在这唯一的一次博弈中,旅游商家基于对超额利益的追求会倾向依靠机会主义将“不诚信”作为自己的占优策略。

  但如果博弈可以无限重复,旅游商家出于对长期收益的考虑,博弈的占优策略很大程度上会选择诚信和合作,因为在重复博弈下,若旅游商家博弈策略偏离正常的均衡和经营法则会使信用成本增加,导致后期经营次数的减少和总体收益的下降,这就是博弈论中著名的“佚名定理”(Folk Theorem)。

  磨刀霍霍向猪羊,宰你没商量!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修,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雁过拔毛,霸王条款“我说了算”,不服?要么乖乖麻溜地数钞票走人,要么横着躺出去!你就是杨子荣,到威虎山也得虎落平阳被犬欺。

  还记得雪乡鸿门宴事件吗?雪乡赵家大院“坑”游客风波刚刚过去不久,一段导游在旅游大巴上强售套票的视频,再次将雪乡旅游引入争议之中。

  这两年东北黑龙江雪乡事件的爆出,对雪乡乃至黑龙江旅游都是重重一击,雪乡宰客事件持续发酵,让游客变得透心凉。某位女导游直言“九个月磨刀,三个月宰羊”,谁是羊呢?游客就是羊。

  预订的房间临时加价,人均加价500-1000元,不加钱就走人,打车漫天要价,没有打表一说,而且是行业性的,食物奇贵,方便面25元一盒,泡面60元一桶、酸菜炒粉丝78元、一盘炒肉288元……

  2017年事发后,雪乡“宰客”现象严重,游客量大幅度减少,村民表示不再宰客……但是,一年过去,2018年雪乡的现状仍然是不思悔改,从引发舆论风暴,全民声讨到现在明码标价了,却是死不改悔,变本加厉?就想问一问了,雪乡还有没有救了?